打工發現機遇 返鄉實踐夢想——在遠安洋坪鎮傾聽三位青年創業者心聲

2020-01-16 08:27 來源:湖北日報 責任編輯:李敏

田鳳鳴在香菇種植大棚里。

譚曉琳正在忙著檢測耳機品質

楊金星的蛙稻套養基地。

  文/圖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雷巍巍 通訊員 朱麗君

  為品牌手機提供耳機配件、產業帶動鄉鄰致富、嘗試“蛙稻”種植……近年來,遠安縣山區小鎮洋坪,一群曾在深圳、武漢等地打拼的“80后”,先后作別大都市回到家鄉,與土地為伴,與奮斗相伴,書寫出一個個精彩的創業故事。

  1月9日,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走近他們中的三位優秀代表,傾聽他們的發展心聲。

  朱宗華:耳機配件年產值200萬元

  寒冬臘月,洋坪鎮北正街,利華電子廠熱火朝天。

  明亮的燈光下,50歲的譚曉琳拿起一個指甲蓋大小的喇叭輕放耳邊,一段清晰渾厚的電流聲劃過;右手麻利地遞給左手,再放進一張塑料包裝盒里,整個過程不到3秒鐘。譚曉琳正在檢測耳機品質,在她身旁,20多位姐妹在不同崗位忙碌著。

  這是一家專為手機代工組裝耳機的電子廠,創辦人名叫朱宗華,今年39歲,是土生土長的洋坪鎮人。5年前,朱宗華還在深圳一家企業做跟單員。

  朱宗華的妻子劉盼利介紹,2014年,在一位朋友介紹下,夫妻二人回鄉創辦這家電子廠,耳機零配件由深圳一家公司提供,組裝成品再賣給該公司。“做多少要多少,根本不愁銷路。”她說,該廠生產的耳機配件賣給眾多手機品牌,還曾出口到俄羅斯,每年產值超過200萬元。

 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觀察發現,耳機喇叭最大直徑15毫米,最小僅8毫米,一只合格的耳機要經歷七八道工序才能出廠。操作如繡花,上手難么?

  “只要用心就不難!培訓一周就可以輕松應對。”譚曉琳在該廠工作了4年,每天經手的耳機有六七千個。“過去,我整天圍著灶臺轉,沒想到老了老了,還找能找個班上。”譚曉琳笑著介紹,上午8點上班,下午5點下班,中午管飯,“風不吹,日不曬,累不著,每天收入六七十元,凈落。”

  和譚曉琳一樣,該鎮常年在該電子廠上班的留守婦女有30多人。若有村民不能到廠上班,朱宗華每天早上把耳機配件送到他們家,晚上再回收成品,讓他們既能照顧家庭,又有穩定收入。

  【心聲】朱宗華:無論是發達的大城市,還是偏居一隅的山區小鎮,只要沉下心去認真做事,每個人都有出彩機會。

  田鳳鳴:10年堅守成就種植大戶

  大棚里,一排排香菇長得密密麻麻,如同撐開的小傘。冷庫里,一筐筐鮮菇整齊排列,只待裝車出庫。“這些香菇都是宜昌各大超市的搶手貨。”田鳳鳴樂呵呵地介紹。2019年,他種植的香菇銷售額超過100萬元,成為村里首屈一指的種植大戶。

  35歲的田鳳鳴從小在洋坪鎮左家坪村長大,初中畢業后到外地打工。2010年,田鳳鳴還是武漢街頭的一名快遞小哥。一次收快遞包裹時,他發現有人快遞蔬菜。“老家的農產品也很豐富,何不發展快遞運出去?”靈光一現,讓他堅定回鄉創業的決心。起初,他打算在老家創辦一個快遞點。不過,現實很快給他當頭一棒:家鄉農產品品質不高,定價高了,無人問津;定價低了,成本都收不回。

  一番深思熟慮后,田鳳鳴下決心從基礎種植開始。首先,他瞄準南豐蜜橘種植。2011年,他流轉幾十畝山地,花4萬多元從外地購回蜜橘樹苗。哪知,當年遭遇干旱,山上缺少水源,樹苗全部枯死。

  田鳳鳴不死心,第二年接著種蜜橘。他先花3萬多元,在山上建設一套灌溉設施,又花4萬多元買回一批蜜橘樹苗。悉心呵護下,滿山橘樹慢慢長大,逐漸進入豐產期,產量逐年遞增。2019年,他家蜜橘收獲12萬斤,收入近20萬元。

  蜜橘收入穩定,田鳳鳴又把目光鎖定香菇。2017年,他把香菇種植規模擴大到7萬多袋。為掌握香菇種植最新技術,田鳳鳴經常到隨州等地學習取經。為給香菇尋找銷路,他主動送貨到宜昌各大超市對接,成功打開市場。

  目前,田鳳鳴為村里的15戶貧困戶每家提供1000袋菌袋,讓他們零投入享受產業分紅。他還開放新建的50噸冷庫,為附近村民儲存鮮菇提供方便。

  【心聲】田鳳鳴:年輕人觀念新腦子活,敢想敢拼。國家政策好,農村機會多,為青年搭建了施展拳腳的舞臺。

  楊金星:嘗試“蛙稻”種植新模式

  眼前的小伙子,皮膚黝黑,語速很快,很有條理。“我對農業有感情,也有信心,這條路我會堅定地走下去。”楊金星語氣篤定。

  35歲的楊金星是洋坪鎮雙路村人,曾在遠安縣城從事綠化工程??吹絿覍r業支持力度越來越大,楊金星動了心。2017年,他滿懷希望回到老家,流轉200畝土地種起冷水稻。楊金星介紹,冷水稻生長期長,稻米肉質飽滿,口感上佳,深得消費者喜愛??墒?,市場上同類企業眾多,自己有競爭力嗎?如何做大做強?他常捫心自問。

  “做農業一定要尋找市場空白點。”就在他猶豫不決時,朋友的一句話點醒他。2017年,楊金星在省內考察一圈發現,多地青蛙養殖業發展得紅紅火火,而在遠安乃至宜昌地區卻不常見。他與幾個朋友一商量,決定合伙投資40萬元搞青蛙養殖,流轉20畝丘陵田地,建起青蛙養殖基地;去武漢、仙桃等地學習養蛙技術;到湖南采購上等蛙苗……2018年,青蛙養殖基正式開張,去年收入突破40萬元。小試牛刀便獲成功,這讓楊金星信心倍增。

  采訪當天,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跟隨楊金星來到青蛙養殖基地。登高遠眺,天網籠罩著的數十畝青蛙基地,猶如披在山嶺間的銀色絲綢,閃閃發亮。楊金星介紹,2019年留下的數千只種蛙都已冬眠,到今年三四月份,種蛙將陸續投入市場,又將是一筆不小的收入。

  楊金星告訴記者,今年,他又追加投資30多萬元,把養殖規模擴大到47畝,還將大規模發展“蛙稻”套養模式。“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”詩人筆下的美景,將在養蛙基地里重現。

  【心聲】楊金星:搞農業也要敢于“吃螃蟹”,重復別人的老路或許不會犯錯,但一定不是最優選擇。跳出地方尋發展,眼界開了,市場大了。

《湖北日報》2020年1月16日18版

  

熱點專題
7m篮球比分 老挝美女捕鱼 江西11选5开奖分布走势图 王中王四肖选一肖408555 快乐双彩开奖 中国股票行情数据 35选7开奖号码表38期 金蝉捕鱼516棋牌游戏 广西快3开奖结果 炒股模拟app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